这里是文章模块栏目内容页
香港招商银行对公账户转账手续费是多少钱(香港招商银行转账内地招商银行)

界面新闻记者 | 刘晨光 曾令俊

界面新闻编辑 |

3月27日,招商银行在香港召开2022年度业绩发布会。这是招商银行疫情之后第一次举行线下年度业绩发布会。

对于公司发展策略、房地产风险何时出清、净息差为何下滑等问题,招行管理层都一一进行了回应。

直击招行2022年报业绩会:净息差为何下滑?房地产风险何时出清?

轻重资本如何搭配?

招行董事长缪建民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银行经营的角度来讲,出现系统性问题都出在重资本业务上,轻资本业务哪怕没做好也不会产生系统性风险,所以我强调要做强重资本业务、做大轻资本业务。‘强’就是Quality,大就是Quantity。”

缪建民指出,“重为轻根”,重资本业务出了问题,轻资本业务做得再好也救不了。所以重资本业务是根本,是基础,要做强。

据了解,招商银行“十四五”的战略愿景是成为“创新驱动、模式领先、特色鲜明的最佳价值银行”,其中“模式领先”体现在两个方面:重资本业务和轻资本业务的结构更加合理,现在轻资本业务的占比还是不够高,要进一步提升轻资本业务占比;净息收入和非息收入更加均衡,虽然非息收入占比已经36%,但还是不够高,要进一步提升,来应对应对净息差收窄趋势,增强穿越周期能力。

缪建民表示,商业银行的业务简单来说分两类,一类是消耗资本承担风险的表内业务,主要是贷款业务、自营的投资业务等;一类是不消耗资本的、不承担主要风险的表外业务。“消耗资本、承担风险的表内业务,主要赚的是净息差和资本利得。不消耗资本或不承担风险的业务,表外业务赚的是管理费和手续费。”

缪建民将前一类需要消耗资本的业务称为重资本业务。传统的商业银行做的大多数都是重资本业务,即贷款再加上自营的金融投资。也有轻资本业务,但轻资本业务占比不高。

他坦言,从银行经营的角度来讲,出现系统性问题几乎都出在重资本业务上,轻资本业务哪怕没做好,产生系统性风险的概率较低,所以强调要做强重资本业务。

“轻资本因为不承担风险或风险较低,收的是管理费和手续费,不消耗资本,所以对轻资本业务而言,大就是强。”他表示,硅谷银行、瑞信银行等美欧银行风波对中国银行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这类银行都是重资本业务出了问题。

净息差为何下滑?

根据年报数据显示,招商银行2022年净息差同比缩窄8BP至2.40%,但四季度单季净息差为2.37%,环比上升1个基点,下降趋势有所改善。

招商银行行长王良表示,整体的判断是银行业都要承受相当大的收窄压力。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符合判断的。虽然很多银行还没有公布年报,但应该都符合整体的趋势判断。

招商银行行长助理兼财务负责人彭家文表示,去年对于净息差的整体的管控还是存在着比较大的压力,一方面主要是来自于贷款,去年整个LPR的下行带来的重定价的压力,还有一个更大的压力,就是由于整个资产方带来资产处置的压力,使得整个贷款的定价即新发放贷款的定价下行,实际上不是一个基准利率的下行,而是一个由于市场的这种供求关系发生变化,所带来的这种价格下行。其实影响很大,所以这两者叠加起来对整个资产收益率的定价是比较大的。

彭家文认为,第二个要来自于存款的压力。就当整个市场利率下行的时候,存款的成本并没有跟随下行,主要是由于在市场这两个趋势,第一个就是对存款的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必然会推动存款成本的刚性。第二个因素就是整个市场客户的这种风险偏好的下降,使得整个存款有向定期化转变的趋势,所以也是比较明显。那么这两者叠加起来也形成了成本的刚性。实际上这两者叠加起来就是存款贷款非常收窄。

彭家文介绍,存款成本上升叠加贷款利率下行,导致了净息差收窄了24个基点。但招商银行通过资产负债配置和结构优化,最终让净息差收窄的幅度缩减到了8个基点。这也反映出了招商银行净息差具有一定韧性。

“招行净息差收窄的幅度应该是远远低过了存贷利差收窄的幅度也低于lpr下降的幅度,这应该也是表示一个韧性。”

彭家文表示,净息差收窄的压力仍将持续下去,但招行会持续加大内控管理,持续优化资产负债配置,将净息差控制在同业领先水平。

关注类贷款率为何上升?

截至报告期末,招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580.04亿元,较上年末增加71.42亿元,不良贷款率0.96%,较 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关注贷款余额734.70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68.61亿元,关注贷款率1.21%,较上年末上升0.37个百分点。

关于资产质量,招商银行副行长朱江涛表示,截止到2022年末,全行的关注类贷款比年初是有所上升。主要是受几方面因素的影响,第一是整体经济下行,第二是房地产行业的风险上升,第三是出于自身管理的需要,进一步加强了从严把握了对于资产的分类标准。

他表示,零售方面的风险,去年末整个零售的不良率是0.56%,其中住房按揭贷款的不良率是0.35%,那么关注贷款类当中非预期的占比超过了7成,同时住房按揭的加权平均抵押率为32.59%。

第二部分是关于小微贷款,招行不良率是0.64%,抵押类的占比81%,小微的加权平均的抵押率是39.61%。第三是消费类贷款,整个不良率是1.08%,整个关注类贷款当中非预期的占比接近5成。

朱江涛指出以上这个三类贷款的资产,虽然整体的不良率比年初都有所上升,但总体来讲还是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最后关于信用卡贷款,去年年末的不良率是1.77%,那么反映信用卡风险的早期指风险指标入催率是6.87%,朱江涛认为,这个指标的已经低于了2019年的水平,但是受到部分客户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下降以及催收政策的影响,预计整个不良生成率仍然会在高位,在2023年会有一定的回落空间。

房地产行业风险何时出清?

招行在年报中详细提及了房地产贷款与敞口的占比变化。截至报告期末,招行房地产业贷款余额3337.15亿元,较上年末减少222.62亿元,占招行贷款和垫款总额的5.83%,较上年末下降0.95个百分点。

同时,房地产行业不良率也在飙升。2022年年报显示,招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约153.4亿元,比2021年底增加近百亿元,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3.99%,较上年末上升2.60个百分点。

在3月27日上午的业绩发布会上,招行副行长朱江涛在回答界面新闻记者提问时表示,2022年招行的房地产风险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对今年的展望则是,房地产行业风险大概率在2023年会基本出清。

据朱江涛介绍,2022年招商银行表内对公房地产贷款风险可以用三升一降来概括:一是对公房地产不良生成去年是138亿元,跟2021年比有比较大幅度的上升;二是母行口径的房地产行业的不良率是3.99%,比年初也上升了2.6个百分点;三是整个房地产行业的拨备比例,是全行对公平均拨备比例的两倍以上,跟年初相比也是上升的。

而一降则是指整个对公房地产占对公贷款的比例是15.91%,比年初下降3个百分点。

在不承担信用风险的房地产领域,朱江涛提到,招商银行理财投资余额是1135亿元,标品和非标各占50%,其中标品部分涉及到企业主体已经违约的余额是50亿元,已经按照中债估值在产品端的净值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非标部分目前分类都属于正常类的资产,代销余额是322亿元,其中私行代销是285亿元,对公代销是37亿元,这个规模相当于峰值规模的10%左右,风险基本也得到充分的释放。

展望2023年,他表示,今年招行整个房地产不良的生成,相较去年会有比较大幅度的下降,不过季度之间的生成不会那么均衡,主要原因是今年要集中处理内保外贷这一产品的风险,会形成季度之间的扰动,同时整个房地产的不良处置难度,是进一步加大的,所以会存在一定的滞后性。

“今年房地产行业的不良率可能还会有所上升,但是生成会大幅下降。”朱江涛表示。

该行在年报中指出,截至报告期末,该行房地产业贷款客户和区域结构保持良好,其中,高信用评级客户贷款余额占比近八成;从项目区域看,该行85%以上的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分布在一、二线城市城区。展望2023年,在相关利好政策的支持下,预计房地产企业流动性紧张情况将有所缓解,该行房地产领域资产质量总体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