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文章模块栏目内容页
中诚信托山西振富(中诚信托吧)

中诚信托打响“刚兑”危机的第一枪

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于2011年2月1日正式成立,信托计划时间为2011年2月1日至2014年1月31日,为期36个月,也就是3年,托管银行为工商银行,募集资金规模30.3亿元。投资对象是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按照投资合同,投资者的预期收益率大约每年10%左右。

这笔集合信托计划,表面上看,投资方式是对该集团增资,持有该集团的股权。实际是假股权真贷款——按照计划,该集团在到期前的三个月会开始陆续赎回股权。2013年12月27日,融资方发布了旨在解决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兑付的方案。

投资者做梦也没想到,只能面临两种选择,一是签字获得本金兑付,但不会获得足额的预期收益;二是继续持有股权待项目运作。

就在发布兑付方案的4天之后,也就是2013年12月31日,融资方主体的账户余额仅剩566万元,明显到期偿付能力不够。打响了信托兑付危机的第一枪,涉及投资金额30亿元。

然而,金融良性“黑天鹅”或者说“奇迹”在最后发生了。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接盘第三方把这些“股权”买了下来。尽管第三年的实际收益有些损失,不过投资者依然狠狠大赚了一笔。

自此,投资刚兑正在试图慢慢脱离投资者的视线,监管层也试图不断给投资者洗脑,告诫投资者——投资有风险,哪有稳赚不赔的。

信托资管打破刚兑是大势所趋。据统计,仅2018年信托资管踩过的雷,可能就多达50多家。

什么叫“刚兑”

刚兑,也就是刚性兑付,目前主要集中在公募保本基金、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信托产品等等,到期后,基金公司/银行/信托公司必须要给投资者分配本金和收益。

当没有按照约定的日期进行兑付预期收益率,或者延后兑付理财产品时,对应的金融机构就不得不进行主观或者客观的兜底处理。目前刚性兑付的规定并无法律依据,只是行业内一个争取客户“约定俗成”的共识,尤其在信托行业,刚兑是信托的牌照“标签”之一。因此,信托牌照价值非常昂贵。

中国第一支保本基金,是南方基金在2003年6月7日成立的南方避险增值基金。保本基金的投资逻辑主要是基于恒定比例投资组合保险技术(CPPI)来操作。

大思路是将绝大部分资产投入固定收益证券,以保证保本周期到期时能收回本金,同时将剩余的很小部分资金投入股票市场,来博取股票市场的高收益。


刚兑——金融套利的一块遮羞布被掀开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银行理财分为保本和非保本两种,保本理财在银行的会计处理是直接纳入存款序列,所以,保本理财在监管和银行内部不被认为是刚兑的概念。只是对于客户而言,有保本投资的安全感。


刚兑——金融套利的一块遮羞布被掀开


而信托刚兑最能引人注目。很早之前,信托如果不能兑付,信托公司的直属领导银监会,就会小窗指导信托公司,甚至信托公司就不能推出新的信托产品;同时,信托公司注册时的实缴资本都巨大,完全有能力进行信托产品不能兑付时候的兜底。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令(2007年第2号)发布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规定,信托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3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的可自由兑换货币,注册资本为实缴货币资本,比如平安信托,光注册资金就达到130亿元。

信托套利的点在于,如此低风险、近似刚兑的金融产品,年化收益那些年都能做到10%以上。跟无风险利率相比,显然是在制度套利。


刚兑——金融套利的一块遮羞布被掀开


“刚兑”出现的历史背景

在很早之前,国内居民积累的财富主要放在银行存款。银行存款到期兑付本金和利息的意识长期根深蒂固,加上中国老百姓相对保守,金融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若是不能保本保息,投资者一般是不会轻易购买的。对于早期理财市场比如信托集合计划来说,理财投资是一种“正和博弈”,是把居民储蓄转换成信托理财。

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人民的理财意识觉醒,高净值客户的理财市场变成了“零和博弈”,一家金融机构或者一个理财师获取的增量高净值客户一定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目前国内投资者主流能接受的理财依然是固定收益类的,净值型的接受难度很大。最大回撤达到5%大多数都接受不了。

监管层为什么铁了心要打破“刚兑”

如果金融不打破刚兑,不能实现风险报酬的原则,就会演变成金融套利的工具。


刚兑——金融套利的一块遮羞布被掀开


2017年2月,证监会发布《关于避险策略基金的指导意见》,一度突飞猛进的保本基金迎来强监管。各种保本基金面临清盘或者转型。保本周期到期日最晚的汇添富保鑫保本即将在2019年9月30日到期。也就是说,红极一时的保本基金迎来落幕,2019年9月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2017年11月,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新规,首次完整明确刚兑的定义和对刚兑的处罚,被业内视为打破刚兑进入实质性阶段。

打破刚兑有助于行业健康发展,但目前刚兑已经成为国内市场的一个信用基础,机构可能在打破刚兑后,陷入存活难度上升的困境,比如僵尸国企,这种国企通常依靠政策庇护的红利从银行获得大额低成本的资金,再把这些资金贷款给小微企业或者做单一信托理财计划。

2018年4月28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和外汇管理局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银行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


刚兑——金融套利的一块遮羞布被掀开


您都读到(收听)这里了,各位“面粉”点个赞再走呗~~

刚兑——金融套利的一块遮羞布被掀开

以上内容皆是我们“面膜财经”新媒体团队独家原创,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挪用、洗稿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