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文章模块栏目内容页
济南新城矿业有限公司(济南新城置业有限公司)

记者 | 牛其昌

编辑 |

受2021年初山东两起金矿重大安全事故波及,山东黄金(600547.SH)自2000年公开经营业绩数据以来,首次出现净利亏损。

首现净利亏损

2022年3月29日,山东黄金披露2021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9.35亿元,同比下降46.7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94亿元,由盈转亏。这也是22年来,该公司首次出现净利亏损。

山东黄金解释称,受年初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栖霞市笏山金矿、山东招远曹家洼金矿(为山东省内两家地方企业,均非山东黄金所属企业)发生安全事故的影响,山东省内地下矿山根据政府要求开展安全检查,公司上半年关键生产经营指标出现大幅下滑。

主力矿山停工致黄金产量下降,山东黄金首现亏损,旗下两大金矿至今未复产主力矿山停工致黄金产量下降,山东黄金首现亏损,旗下两大金矿至今未复产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2021年年初,山东烟台接连发生两起金矿安全事故。其中,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栖霞市笏山金矿在基建施工过程中,回风井发生爆炸事故,导致10人死亡,1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6847.33万元。经事故调查组认定,该事故是一起由于违规存放使用民用爆炸物品和井口违规动火作业引发的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根据山东黄金披露的信息显示,三山岛金矿、焦家金矿、新城金矿、玲珑金矿等四家矿山为公司境内主力矿山,2020年合计产量占公司矿产金产量约61%,四座矿山均位于烟台。

在上半年净利亏损13.63亿元的情况下,尽管自下半年起山东黄金所属矿山黄金产量逐步提升,下半年盈利出现较大增长,但仍然难补上半年的业绩亏空。

年报显示,随着下半年省内复工达产推进,山东黄金产量产能逐月提升,黄金产量由2021年6月份单月1.629吨攀升至12月份单月2.811吨。公司于2021年8月起实现当月盈利,第三季度、第四季度盈利出现较大增长,在弥补上半年利润总额-13.12亿元亏损的前提下,实现了全年利润总额由负转正,利润总额为0.22亿元。

但纵观全年,2021年公司矿产金产量24.781吨,较去年同期下降13.98吨,降幅达36.06%。加之公司销售毛利下降导致利润减少,进而影响公司归母净利润。

主力矿山停工致黄金产量下降,山东黄金首现亏损,旗下两大金矿至今未复产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去年山东黄金矿产金产量大幅下滑,但销售费用却同比大增237.06%,达到3.611亿元。对此,山东黄金表示,销售费用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本期公司子公司山金期货有限公司的销售佣金增加所致。其中,销售佣金占2.87亿元,比上年增加676%。

天眼查APP显示,山金期货有限公司为山东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孙公司,曾用名“象屿期货有限责任公司”,主要收入为代理客户交易的手续费收入、咨询服务费收入、管理费收入和业绩报酬,主要经营地位于上海。

风险犹存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黄金集团成立于1996年,焦家金矿、玲珑金矿、三山岛金矿、新城金矿累计产金突破百吨,是国内唯一拥有四座累计产金突破百吨的矿山企业的上市公司。2019年、2020年,黄金产量连续两年位列全球黄金企业第10位,系全球黄金领域标志性企业,实际控制人为山东省国资委 (持股比例为26.40%)。

根据山东黄金提出的生产经营计划,2022年明确黄金产量不低于39.267吨。这一数字略高于2020年的产金量37.80吨,但略低于疫情前2019年的40.12吨。

山东黄金同时强调,该计划基于当前的经济形势、市场情况及公司经营形势制定,为公司指导性指标,存在不确定性,不构成对产量实现的承诺,公司将视未来的发展情况适时做出相应调整。

若想实现这一目标,山东黄金的确面临很多不确定性,公司旗下玲珑金矿、蓬莱矿业至今未完成复工复产。

根据山东黄金披露,玲珑金矿所属的玲珑矿区采矿权、东风矿区采矿权到期后,正在办理矿权延续。因上述矿权少量区域涉及《山东省生态保护红线规划(2016-2020年)》,山东省新一轮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正在修订完善中,尚未最终批复(预计将于 2022年下半年批复),因此截至本报告披露日,上述矿权延续尚未办理完毕。受上述矿权延续未办理完毕的影响,玲珑金矿的部分矿区自2022年1月至今未生产。

此外,蓬莱矿业2021年根据山东省关于地下非煤矿山安全检查要求进行相应检查,截止2022年3月已办理完毕安全生产许可证续期,预计将于4月份复工复产。

据了解,玲珑金矿所属的玲珑矿区、东风矿区及蓬莱矿业2020年黄金产量约占公司2020年全年黄金产量约10%。公司2022年黄金计划产量已考虑上述矿区如自2022年7月份复工复产的产量,如其复工复产时间延迟,将对公司2022年黄金产量有部分影响。

谈及可能面对的风险,山东黄金表示,目前公司已建立了完整的安全责任体系,但与当前国家安全监管要求以及矿山生产建设门槛提高来说,企业安全生产在管理、装备、系统及人员素质上还存在一些薄弱环节和提升点,如果发生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事件,将给公司品牌和社会声誉造成深远影响。

此外,矿山事故屡成社会舆论焦点,国家对行业监管更加严格,有可能因安全环保事故停产关闭整顿矿井。如出现安全、环保、职业卫生“三同时”手续滞后、批建不一等问题,或生产过程中发生冒顶片帮、透水、中毒窒息、坍塌等多种因素引发的安全、环保事故,以及矿权因涉及生态红线范围无法正常延续,或因矿山所在地区出现严重疫情导致停工等情形,可能会造成企业停产。